遇见掠燕湖

2019-07-19
19 2019-07

09:55

分享
来源:《学习时报》作者:付秀莹

  掠燕湖,不必看景,只这名字便让人生出许多绮丽的想象。波光粼粼的水面上,燕子轻倩的身影掠过,湖光映着山色,天上的闲云落在湖心,鸟鸣婉转,把草木上的露水啼破了。

  初见掠燕湖,是今年春天。春寒料峭,一湖水却碧波荡漾,满蓄着万千春光。沿着湖畔闲走,竿竿翠竹,在风中簌簌乱响。阵风送来湿漉漉的水汽,夹杂着草木萌发的消息,万物生长的暗流涌动。黄昏降临了,夕照中的掠燕湖,美得不可方物。一湖的碎金烂银,一湖的绫罗锦绣。天鹅戏水,野鸭闲步。我立在初春的黄昏里,一时竟怔忡了。这掠燕湖,藏在中央党校校园深处,波澜不惊,却暗自汹涌。这是怎样的气度和修为呢。

  湖的北岸,有一座牌楼,气势恢宏,色彩端丽,蔚然有古风。据说,此牌楼始建于明代嘉靖年间,原位于景山前街的大高玄殿前,四柱九楼式牌楼呈品字形排列,此为其一。上世纪50年代,被从原址拆除。60年代初,拨归中央党校修复重建于现址。因破损严重,改建为如今的四柱七楼式。黄色琉璃瓦覆顶,底为石质莲花座。向湖正面题额:弘佑天民。背面题额:太极仙林。均道教旨意。据载,此牌楼是北京现存最早的唯一一座无戗柱纯木制结构牌楼,属极为珍贵的古代建筑文物。

  沿湖北岸有汉白玉石桥,三孔,顶上有蟠龙,名曰蟠龙桥。有多少回,我在蟠龙桥上走过,每每经过那蟠龙,便不禁慢下脚步来。被中国文化滋养长大的人,谁不对这传说中的祥瑞之物抱有特殊的情感呢,不只是敬畏,也不只是庄严,不只是亲切,也不只是昵近。我端详着那蟠龙,见他在日月山河风里雨里高卧,安详正大,宠辱不惊。鳞爪暗藏,而不怒自威,满蓄着风雷。桥边有三叠泉水,水流潺潺,日夜不歇。

  这掠燕湖源于京密引水渠,湖面大约若昆明湖之1/4。水域不大,却气象不凡。湖上有曲折回廊红桥,桥上有亭子,谓光风霁月亭。北岸居中有一两层楼阁,四梁八柱仿木建筑,朱漆门窗,外檐有斗拱彩绘。楼上有金字匾额与对联,上联是:见形见心性当监水,下联是:平恼平郁志尚平云。匾额是:监水平云。此楼名为二味书屋,教人不禁想起鲁迅故园的三味书屋来。所谓三味者,诗书为太羹,史书为折俎,子集为醯醢。大意是说,经史子集各有其味。也不知道,这二味书屋之称,有何深意。进得屋去,却见幽雅宁静,有书卷气,在廊下凭栏独坐,一卷在手,衣带当风,倒别有一番意趣。

  在湖边闲走,忽有短堤直伸入水中,旁边停泊一叶小舟,是着名的红船。当然是仿制,但红船精神却如灯火,照耀百年世事更迭。大约一个世纪前,中国共产党便在这船上诞生。百年历史风云变幻,峥嵘岁月稠。红船与二味书屋隔水相望,穿过岁月的烟云,历史与现实彼此呼应,直教人有千重感慨,万种神思。

  湖中有天鹅游弋,为掠燕湖一景。白天鹅昂着优雅的脖颈,白雪公主一般,惹人瞩目。那黑天鹅则如黑衣绅士,冲和雍雅,有谦谦君子之风。更有小天鹅稚气可爱,初涉掠燕湖,宛如初涉尘世,啁啾鸣叫着,有一种无畏的天真和快乐,直冲云端。有一段时日,天鹅孵蛋,令我们日夜牵挂,闲暇时常跑去探望。天鹅伉俪倒是目不斜视,泰然自若,颇有大将风度。后来,外出一段归来,却不见了那动人的育儿图。也不知道,那小天鹅出世了没有,那一家几口,是否安好,它们都去了哪里。

  水中的锦鲤却是不怕人的,它们肥硕艳丽,姿态轻盈活泼。见有人来,便倏忽聚拢脚下,唼喋有声。水草摇曳,鲜艳的鱼群圆润丰腴,尽展绰约风姿。

  从春初到盛夏,我也算是见识过掠燕湖的万种风情了。那乱红飞戏、杨柳含烟的三月,那草长莺飞、杂花生树的四月,那夏木萋萋、榴花照眼的五月六月,桃子褪青,杏子正肥的七月,绿阴如盖,只待子实满枝……时光如流水漫过,而年华不老,岁月长青。偌大的校园,人们来了,又去了。而掠燕湖,它永在那里,静水流深。

  〔作者系中央党校(国家行政学院)中青三班学员〕

(网络编辑:金秋)